栏目导航
国学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国学 >
夜不归宿谨防要赔“空床费”
发布日期:2022-05-10 05:45   来源:未知   阅读:

  重庆市民刘敏(化名)因丈夫熊小华(化名)婚后经常夜不归宿,双方约定,若丈夫超过一定时间不回家要支付妻子一定数额的“空床费”。此后一段时间里,丈夫给妻子写了数张“空床费”欠条,合计4000元。2004年3月份,刘敏以丈夫有外遇为由向法院起诉,请求离婚并向丈夫索要“空床费”。日前,重庆市一中院对此案做出终审判决,对刘敏提出的4000元“空床费”予以支持。(据大河报)

  1月10日,家住牛市口的虞明(化名)给灵通哥讲了他的故事。现年42岁的虞明是我市某中学教师。他说,他与妻子于2004年初协商离婚事宜时,妻子竟一本正经地提出要他赔偿“精神磨损费”。虞明说,这项“精神磨损费”的诉讼让法官都犯了难。

  当日下午,根据虞明的指点,灵通哥找到了虞明的妻子刘姐。刘姐拿出了一张写在孩子作业本上的要求虞明赔偿“精神磨损费”的诉状。她说自己文化程度虽然不高,但也知道现代社会主张男女平等,呼吁保护妇女合法权益的呼声很高。刘姐说,自己跟虞明一起生活了十多年,几乎每天都在吵架中度过,导致原本比虞明小十多岁的自己看起来比虞明还要衰老,以致再婚困难,如虞明坚持离婚,理应赔偿自己“精神磨损费”……

  据调查,“青春损失费”“精神磨损费”“空床费”……现代男女离婚中提出的费用名目越来越多、越来越“稀奇”。分忧杂志社的钟定模女士认为,抛开具体的是是非非不谈,拨开层层迷雾,所有这些现象指向一个核心实质:现代人越来越重视婚姻生活中的精神内涵问题,她认为这是现代男女重视感情生活质量、妇女维权意识增强的表现之一。

  毋庸讳言,“空床费”这一超出现行《婚姻法》的索赔名目让很多人联想到“性”。在调查中,灵通哥发现,现代都市男女普遍对这一传统隐私话题并不回避,甚至有的人对此谈论的态度显得轻佻、随意,“啥子‘空床费’哟,还不是一些女人想离婚想出来的‘整钱’名目……”1月11日下午,在红星路一商场上班、正面临着婚姻危机的赵女士对灵通哥说:“只要是对‘花心男人’有所惩罚就好,叫什么名目无所谓!”

  对于“空床费”是否涉嫌庸俗、婚姻中的“性”究竟是物质还是精神等问题,成都市计划生育服务中心一黄姓负责人表示,“性”无疑是婚姻存在的基础,只是“性和谐”无法、也不能用数字和量化的标准来衡量。她认为“空床费”的出现涉及更多的是法律问题……

  专家:“荒唐”之中有线日,四川省社科院法学研究所法学专家陈开绮教授在接受灵通哥的采访时说,“空床费”这一看似荒唐的索赔名目被提出来,并能够得到法院的认真判决,这是社会的进步,是法治精神延伸到家庭和夫妻关系中的一种表现。

  陈教授分析说,虽然现行《婚姻法》中并无这一明确索赔名目,但具体到这一轰动全国的案例,男女双方约定在先,并且还有“欠条”字句,而且妻子在婚姻生活中又确实受到了精神伤害,法院正是依据“实事求是”和“无罪推定”来依法判决的,这与诸如“状告邻居家公鸡打鸣侵害‘相邻权’”一类看似荒唐但实则体现了现代法治精神的案例是一致的,“荒唐”之中有真意。陈教授说,判决“空床费”对人们的社会启示和影响之一,就是提醒人们:亲密如夫妻也应尊重对方的法律权益,包括在一些人头脑中还存在着模糊认识的精神权利。

  小艳(女,公司职员,26岁,已婚)很支持因为丈夫有外遇而提出离婚的女人索要这类赔偿!如果

  对这样的男人只是一味地宽容,然后离婚,不是太便宜他们了?难道丈夫外边有女人了,就只有离婚这条路了吗?离婚并不是女人真正想要的,她只想要那个家。

  大平(男,企业主管,28岁,已婚)只要能拴住男人的心,你的床就永远不会是空的。女人口口声声说是为了家,但不少女人想要的所谓的“家”是由她主宰的家,绝不是和男人共同拥有的真正的家。所以男人必须警惕女人的这类索赔。